庖丁解牛的故事

庖丁解牛,出自《庄子·养生主》:“庖丁为文惠君解牛,手之所触,肩之所倚,足之所履,膝之所踦, 然响然,奏刀騞然,莫不中音。”

战国时,有位庖丁善于宰牛,有着非常高超的肢解牛体的本领。

有一次,庖丁为梁惠王表演解牛技巧。他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子,不假思索地动起手来。他用手触,用肩倚,用脚踩,又抬起一条腿来,用膝盖抵住牛,皮和骨分离的声音随刀而响;而把刀向牛身内推进的时候,又发出更大的声响。总之,他的种种动作,合乎《桑林》之舞的节拍旋律;他操刀时所发出的种种声音,也像《经首》曲那样很有节奏。

梁惠王赞叹道:“你的技术是怎样达到如此高明的程度的?”

庖丁放下刀,慢慢地说:“我之所以能如此熟练地解牛,是因为我所崇尚的是一种高深的修养,并且已经超过普遍的阶段了。”

梁惠王一时不太理解这几句话,说:“你讲得具体一些。”

于是庖丁继续说道:“我开始解牛的时候,所看到的是整头牛,不知道刀子从哪里插进去。过了三年,就看不见整头牛了。”

梁惠王不解地问:“看不见整头牛了,不是更不知道刀子从哪里插进去了吗?”

庖丁摇摇头,说:“并非如此,我的意思是说,这时我对于牛的全身何处有空隙,哪里有筋骨,都已经完全了解了,所以看过去不是整头牛,而是可以解开的许许多多部分。宰割牛时,我通过神情跟牛接触,而不必用眼睛看,就可以知道什么地方可以下刀。按照牛的自然组织结构,剖开牛体内筋骨相连的空隙之处,再顺着它骨节间的空隙,按照它本来的结构行事,像这些小的障碍都没有触及到,何况大骨头呢?”

梁惠王听得很有兴趣,接着问道:“要这样行事,刀子要磨得快点,或者经常更换吧?”

庖丁又摇摇头,说:“技术高明的厨工,一年换一把刀,因为他不是用来解牛,而是用来割肉。一般的厨工,一个月就要更换一把刀,因为他们用刀硬把骨头劈折。”

梁惠王问:“那你多长时间换一把刀呢?”

庖丁拿起自己用的刀,指着它说:“我这把刀已经用了十九年,所解的牛有数千头之多。但大王请看,它的刀刃仍然非常锋利,就像刚从磨刀石上磨好的一样。”

“这是什么原因呢?”梁惠王急着问道。

“这很简单,牛身上的骨节是有间隙的,而我手中的刀刃却薄得似乎连一点厚度都没有。用极薄的刀刃插入有间隙的骨节之中,就显得十分宽绰,刀刃有足够的活动运转的余地。所以用了十九年,刀刃仍然非常锋利。不过即使如此,凡是遇到筋骨交错、难以肢解的部位,仍然要小心翼翼,全神贯注,放慢动作,轻轻地进刀。这样才能听到牛体内骨肉分离的声音;剖开后的牛身,也像土撒落在地上一样。到这时,我才心满意足,把刀拭干净藏入套中。”

梁惠王感慨地说:“听了庖丁的话,我懂得养生的道理了。”

“庖丁解牛”这个成语用来比喻掌握了某种事物的规律之后,办起事来就能得心应手,运用自如。